行业新闻
COMPANY NEWS
运营商被垄断的历史
发布日期 : 2018-04-16编辑 : 摩臣平台 浏览次数 :

通信人的假期计划:第一天,滚床单赖床一小时起身炒店;第二天,去连锁炒店;第三天,去卖场炒店;第四天,去自营厅炒店;第五天,教乡镇渠道炒店;第六天,去校园炒店;第七天,滚床单赖床一小时起床汇报炒店…… 这就是被认为垄断的行业的现状。

 

| 中国3G| @中国好4G |

通信行业最具影响力自媒体

高晓松在节目中抨击中国电信行业垄断,“依然高度垄断需行政命令才给消费者让一点利”,这引发了网上的新的一轮争议。中国的移动通信运营商是不是垄断吵得沸沸扬扬。

当时就关注到项立刚反驳称,目前中国虚拟运营商已有42家,国外运营商没有一家敢进中国市场,设备制造全面败退,手机80%被国产品牌占领。对于“国外运营商进中国,中国企业就活不下去了”的说法,项立刚认为,中国通信设备从100%是外国企业到中国企业占了80%,手机国产也占了80%市场份额,这期间市场仍然是开放的。

 

同时,对于“说电信资费高低时,总有人说我们收入低”,项立刚表示,“相信说这种话的永远是穷人,你收入低多挣钱。”“说中国人收入低,人家卖设备给你便宜了,苹果手机低价了,坐飞机的价格便宜了,买车的价格便宜了?买件衣服同品牌也比国外贵。你怎么不呼吁降价?”

 

恰好在广州与项老师同一个饭局,通信圈的几个大咖也在,谈起这事儿,我问项老师,你怎么看高晓松的论战?他说他在来的飞机上正要写篇文章,七七八八说了十几分钟,最后还说绝对不放任一些罔顾事实的抹黑。很快第二天文章就出来了,看完简直就是一篇联通打破垄断的苦累史,其他论战简直弱爆了!

本想也写写关于垄断的,但看了项立刚的论述,觉得够了。以下简述引自项立刚。

 

整个中国舆论界,对于中国电信业一直在媒体的策动下恶意抹黑,高晓松这样的名人,一方面极度无知,另一方面为了眼球,也不断一次给电信业贴上垄断的标签,让一个为中国经济作出巨大贡献的行业,一个打破垄断的走在全国前列的领域,备受责难。一直处于负面的舆论环境下,让行业发展极度不利。我觉得非常有必要站出来说说中国电信业是怎么打破垄断的。

 

垄断的最重要恶果是资源短缺

 

中国通信业有没有垄断,当然垄断过,在打破电信业垄断之前,这个行业就是一个垄断的体系。邮电部是一个政企不分的机构,它既是政府,也是电信运营商,也是电信设备制造商,也是销售商。这样的一个机构,完全垄断了所有的电信资源,生产、采购、服务、销售还有管理都是由它来做。这种情况下,加上当时我国还处于经济发展较慢的背景下,中国电信资源极度短缺,通信产品不但价格高,价格高你也买不到。大哥大出现,一部手机20000元,相当于一个普通人两年工资,关键不是贵,你要买还得找关系。

 

说到垄断造成的资源短缺,有一个非常经典的例子,邮电部办公厅,当时专门有是一个处是负责为领导人安电话的。一个外交部的司长,因为国家重大外事活动,需要保持联系,由外交部发一个公函,到邮电部,请邮电部协助给此人家中安一部电话。邮电部发公函到北京市邮电管理局,北京市发到西城区,再往下发。这个司长终于接到通知,可以在家里等,邮电局人来安装电话。果然邮电局人如约上门,安了电话,然后走了。这司长一打电话,发现,这电话不通。他才想起来,自己不懂事,又联系邮电局,请他们再来,第二天,准备了两条烟,师傅上门,一人一条,马上这个电话就通了。

 

垄断是不是令人痛恨?就是令人痛恨。痛恨垄断的,不仅是普通老百姓,总理一样痛恨,还常常束手无策,要改革开放,加强深圳的特区建设,一大难题,就是通信,这个问题解决不了。一些地方的特区,外商来了,要谈个市,打个国际长途,要跑几个小时,到别的城市才能要通。这种情况,怎么能让经济发展起来。所以打破垄断,促进竞争,是改革开放以来,中国通信业面对第一大问题。也是近十几年来,中国通信业改革最最基本的思路。

 

今天,所有说电信业垄断,是完全不了解中国通信业发展历程,不了解中国电信打破垄断的付出的努力与代价,也不顾这些年电信业改变的事实。基本上是属于睁了眼睛说瞎话,为了是煽动,通过煽动博取眼球,从而得到利益。

 

几个经常出现的愚蠢的问题

 

1.几家运营商都归国资委管,怎么不是垄断?确实,中国的几家电信运营商现在都归国资委管。因为这些资产本来就是国有资产,这些资产要在政企分开后,不再归主管的政府机构管理,政府机构真正成为管理者,而不是既是出资人,又是管理者。这是一个巨大进步,如果像邮电部一样,既是管理者,又是出资人,才是不正常。所有的国资被划归国资委管,但是国资委是一个出资人,它要做的不是行业管制,它就是要国有资产保值增值,说白了,就是给运营商下任务,让其赚钱。而工信部才要进行行业管制,希望保证一个相对均衡、公平合理的竞争环境,一定程度上,国资委和工信部是有矛盾的,这样一个出资人和行业管制分开的格局,不但不是垄断,反而促进了竞争。每家运营商要完成收入、市场份额、利润的任务,不得不拼命,而国资委并没有办法影响行业管制的政策。

国资委是三家运营商的出资人,不但没有搞出一个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局面,其实是任务和指标压得运营商喘不过来气,让竞争变得非常惨烈。

 

2.三家运营商领导都可以互换,怎么不是垄断。确实,电信运营商出现在过三家领导互换的情况,最近一次不久前才发生。这是因为作为国企高管,为了防止长时间在一个地方工作,感到腐败的利益链,所以需要轮岗。对于这些电信运营商的领导而言,他们其实是职业经理人,而不是企业的所有者,所以他们根本不存在对某个企业和感情和忠诚度的,在哪个企业都要为完成指标而拼命,根本不存在因为曾经在某个企业工作过,对其手下留情,不再进行市场竞争。我们都知道,王建宙曾经是中国联通的领导,他被调整到中国移动担任领导时,从来没有说过我是从联通出来的,我们要在竞争中对联通手下留情。事实上,他到了中国移动很快提出了大象快跑,不但希望中国移动要发展,而且要高速度发展,此后,市场竞争进入白热化的程度,很快中国移动在用户数、市场规模、收入、利润上成为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的总和。中国联通在面对中国移动的竞争中面临了很大困难。

 

领导人互换,并不是某些人想象的,大家风水轮流转,都在岗位上对付事,而是因为对于过去的企业了解深刻,在竞争上打的对方更狠、更准。职业经理人的思维,是不会让你这些领导人任何感情和忠诚度的。

 

3.外国运营商来了,中国运营商就要死。有这种想法的人,基本是猪脑子。WTO规定国外运营商是可以进入中国市场的,但是从来没有一个国外运营商申请进入中国市场,包括谋求和中国运营商合资。在铁通公司面临较大困难的情况下,如果有国外运营商愿意进入中国市场,可以给铁通注资,进入中国市场嘛,事实上没有一家。

 

因为要在中国这个竞争已经非常激烈的市场上有机会,必须要巨大投入,如果在中国投一张网络,没有3000亿到5000亿资金,是不可能建设一张成熟的网络,而且这张网络还需要运营。中国几家主导运营商,除了把它完全拆掉,现在的竞争能力基本上已经关闭了其它运营商的生存空间。从这么多年改革开放的尖兵中国联通的艰难历程,小网通最后失败,以及铁通的困难,国内曾经的专网运营商和国外的电信运营商都得出一个结论,中国的市场竞争太残酷了,我们玩不了。所以铁通之后,那些曾经蠢蠢欲动的专网运营商,完全放弃了提供公共服务的打算。国外运营商曾经也有找我做过咨询,聊过中国市场的情况,但是这些运营商通过评估,都放弃了进入中国市场的想法,不是中国不让他们来,而是他们知道他们根本不是中国运营商的对手。要说,不是中国企业的对手,这件事,不是那些没敢进入中国市场的电信运营商,设备制造商,曾经纵横中国,手机厂商曾经狂扫中国。现在还有多大市场份额,这是中国政府打压的?在竞争的环境中,国外企业很难和中国企业竞争的,中国人真是太努力了,太勤奋了,也是聪明和胆识。曾经非常强大的都不行了,根本没有来的,哪里敢来。

 

那些臆想国外企业来了,中国企业就不行了,是身体进了21世纪,脑子还在20年前,完全不知道现在大势是什么。

 

总结

 

中国通信业曾经确实经历过垄断,通信资源短缺、质次价高,服务低下。近二十年来,在中国政府的推动下,从成立新运营商、政企分开、拆分有实力的运营商。数轮电信改革,已经创造了一个竞争的市场格局。有些人动辄就是AT&T被拆分,这好象是世界上打破垄断最经典的例子,但是中国电信被剥离移动业务,被南北拆分,被长期不发移动牌照,这些远比拆分AT&T坚决。这些在眼前的事,被完全忽视了。而且,美国的电信业专业在研究AT&T被拆分上,一个主流的意见是FCC是做了一件错事,拆分之后,美国没有一张全面覆盖的网络,导致服务差,覆盖差,消费者是受到很大损害。最后AT&T又通过收购,再重新形成一个全国性的网络,事实上是完全否定了管制机构的拆分。

电信业是一个全程全网的体系,同时也是一个自然垄断的产业,没有一个国家,在一个城市有多家运营商竞争的,一个城市三家运营商,是一个基本模式,其它都是无足轻重的,完全没有影响的运营商。如果说中国,现在是一个城市除了三家主导运营商,还有十几家虚拟运营商,你会认为它们有竞争力?所以以运营商个数来得出垄断结论,是无知和愚蠢的。今天中国在打破垄断和促进竞争的力量,已经是一个竞争很惨烈的市场,消费者也是在这个竞争过程中得益的。

 

中国电信业不是没有问题,而是有许多问题需要解决,但是它的根本问题已经不是垄断。那些只知道说垄断,都是无知的微博经济学家、主持人,想说,又不知道说什么,只好说点最简单的词来煽动民众。

 

关于电信业的问题,项立刚是通信业知名观察家,《通信世界》的创始人和原社长主编,他对高晓松的言论进行了反击很解气。

 

1、运营商该有几家?

 

大家都知道电信业是从邮政业分离出来的,以前没有电话时靠的是邮政马车,可邮政马车不是谁都可以经营的,美国曾有一部邮政马车专营的法律,对邮政马车进行了严格限定,不准民间机构随便进入。

 

与邮政专营性质类似的还有自来水专营、燃气专营等,我为此还查阅了经济学文献,有的管这种专营叫作“自然垄断”,也有的叫“行政垄断”,作为经济学外行我就不深究了,但结论是非常明确的,邮政、自来水、煤气等涉及到公民基础性安全的公众事业,不仅仅是经济领域的问题,单靠市场经济规则来调整是远远不够的,这种行业不能完全自由竞争,政府的管控是对人民的负责。

 

电信运营商也是这个道理,既然不能随便设立,那该有多少家呢?按理说只有一家的话,就会杜绝重复建设,从而降低成本,但只有一家的话就容易形成价格垄断。现在全世界各个国家的通常做法就是设立2-4家全国性运营商,多数国家是三家,中国的全国性运营商有移动、联通、电信三家,这是国际主流模式。

 

2、运营商之间勾兑制定垄断价格?

 

很多网友都担心一件事:三大运营商的老总私下碰头密谋,划分势力范围,制定价格同盟,联手攫取垄断利润。这种事难道不会发生吗?

 

这些网友的担心是没有道理的。信息安全领域有个名词叫做“理性自私人”,后来我发现在经济学中也有,好像还是从经济学中引用来的。“理性自私人”指的是毫无道德修养且唯利是图的聪明人,我们在制定信息安全策略时,把假想敌定义成理性自私人,制定出“从自私者的最大利益出发,如果遵循就会获得最大利益,如果违背就定会遭受损失”的策略。

 

中国电信业的格局是工信部制定的,规定了三大运营商几乎完全重合的服务内容和服务对象,而且每年都给三家制定了考核指标和盈利任务,因此市场份额就成为了其利益保证的关键,简单来说就是一块蛋糕三人分,你多抢一块我就少一块,这种格局就不可能形成价格同盟。

 

相对于国外的运营商,中国的移动、联通、电信三家运营商的竞争是很惨烈的,请注意我使用的词不是“激烈”而是“惨烈”。今年你拼命完成了销售任务,明年的任务一定会涨,你骂上级没人性是没用的,其实上级也知道自己没人性,只是他的压力更大,不往下转移压力他就得下岗,你觉得憋屈说“老子不干了”,那欢迎你辞职,中国啥都缺,就是不缺找工作的人。

 

在街上摆摊兜售是很有效的,因此摆摊卖卡就成为中国电信业的特色,最不人道的是大年初一都有在街上摆摊的。相对于一个一个地发展客户,给大学新生办卡一批就上千,这可是个大肥活,以前有的运营商跟校方勾兑,录取通知书里就带着必须在校使用的SIM卡,后来被学生家长告状强制销售,现在已经不敢这样做了,运营商只能在校园里继续摆摊。

 

在校园里摆摊最是剑拔弩张,你早上5点贴的海报,被他6点钟用自家海报给盖上了,然后就是争执甚至打架,而且一打架就是打群架,有员工自嘲说“连打架都不会,你还摆个XX摊”。

 

3、谁在垄断电信设备?

 

中国在进入WTO时已经做过承诺了,但为什么交换机、路由器等国外电信设备很难进入国内?这难道不是政府的垄断吗?

 

有上述疑问的网友有不少,这源于他们对电信业的不了解。我简单介绍下国际电信业的现状,现在全球有四大电信设备商,华为是第一,中兴是第四。其中华为一家就独占了全球近1/3的市场份额,与中兴合起来就占了全球近一半的份额。

 

华为中兴在国际上的竞争是非常凶狠的,请注意我使用的词不是“激烈”而是“凶狠”,他们出手就敢报对折价和对折工期,国外电信设备商的成本高,他们根本扛不起。

 

华为中兴在国外攻城掠地抢市场,往往是以国家为单位承包的,即你这个国家的电信基础设施我全包了,八个月内搞定。与国外电信设备商没得掐了就自己掐,华为和中兴为印度项目掐红了眼,中兴在国内状告华为,华为在欧洲状告中兴,打起了国际官司,最终由工信部出面调停才算了事。

 

法国的电信工程师出国施工得住五星级宾馆,中国的电信工程师可以住工棚,有老干妈和豆腐乳撑着就可以像驴一样干活,工资还远远不及人家,这可能是中国电信设备商成本低竞争力强的一个原因吧。

 

真的不是不开放市场,我国电信设备市场早就开放了,但欧美国家的电信设备商在本国都被华为中兴挤兑得够呛,怎么会到主场来找虐呢?不是不开放,是开放了国外的不敢来。这是好比是村里你家种的玉米最多而且卖的最便宜,哪个不长眼的村民还来你家卖玉米呢?

 

为了防止中国电信企业在美国的扩张,美国政府做了很多违背市场规则的手脚,例如美国的全国性应急通信系统干脆拒绝中国企业投标,连机会都不给你,奥巴马甚至签署了官方系统采购中国企业设备必须FBI审核批准的法案。

华为眼瞅着正面突击进不了美国本土,那就改道收购美国企业变相进入吧,于是启动了并购3COM、2Wire、摩托罗拉移动网络的项目,但三次都被美国政府否决了。Sprint找上门来要向华为采购50亿美元的称动网络设备,但又被美国政府和和国会议员搅黄了。

 

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,很多网友不清楚世界局势已经变了,要说政府垄断,那现在也是美国政府在垄断,中国最讨厌的就是这种保护性的垄断,中国最喜欢的局面就是敞开了PK。

 

4、手机市场开放了吗?

 

现在国内的手机国产率高达80%,有人表示“呵呵”,项立刚回贴骂到“你呵呵什么?说国产占了80%,你要抽风了,你觉得中国企业发展了,难过了?你这贱货!”我不赞同项老师的这个态度,但他的气愤我是能理解的,很多网民的见识是很不堪的,而且还一副自以为是的样子,非常令人生气。

 

您知道中国有多少个手机品牌吗?估计您也就知道中华酷联小米魅族锤子360等几家,实际上中国的手机有400多家,每年有约100家倒闭,但也有很多家开张。现在就连相声演员王自健都成立了玄乎科技,开始研发自家品牌的手机了,难道他不知道手机市场的凶险吗?他当然知道,但中国手机市场的热度和吸引力就是这样大。

 

苹果三星虽然还是国际手机市场的排头兵,但第三位的华为势头很猛,大有赶超三星之势。雷军的一句“Are you OK?”标明小米进入了印度,罗永浩正琢磨着把锤子推到美国市场。LG、HTC等老牌手机商已经颓了,而中国手机正搞得热火朝天。

 

中国的手机市场当然是完全开放的,是其它国家明里暗里阻挡着中国手机的进入,中国手机也没干等着,而是通过合作等渠道变相进入。最近谷歌发布了最新款的Nexus手机,Nexus手机是谷歌设立的安卓手机标杆,每一代的Nexus手机都能凭借着卓越的性能、最新和最完备的谷歌服务,引领着智能手机的发展方向。

 

这次谷歌与LG合作生产的是次旗舰手机Nexus 5X,与华为合作生产的是主力旗舰机Nexus 6P,谷歌期望凭借双机策略,与苹果拼个高下。华为也借道进军美国,让美国人使用的手机有颗中国芯是下步努力的方向。

 

5、中国电信服务垄断吗?

 

中国电信业的政府管控特色非常明显,中国电信业的格局在国际上没有先例,甚至连类同的也没有。

 

国外的电信运营商虽然被政府管控,但总归是一种商业行为,运营商投资建网,通过拍卖买来频率,开通服务然后赚钱。而中国完全不一样,中国以“八纵八横”为基础的光纤骨干网是国家投资建设的,运营商的频率是不用花钱买的,而是政府指定的,而且在指定的频段上运行的技术体制也是指定,然后开通什么样的服务也是政府指定的。

 

中国的运营商规模巨大,资产万亿排世界前列,但却几乎没有任何决定权而只有经营权。工信部是个大权在握的婆婆,三大运营商是只有干活义务的小媳妇。

 

这种体制当然不是市场经济体制,当然违背了市场规律,其实最突出的就是“村村通”政策。政府要求95%以上的偏远山村都必须有信号,而且资费不得高于城镇地区,三大运营商每年都会接收工信部下达的任务。

 

大家都知道,经济越发达人口越密集的城市,其电信建设成本就越低利润就越高,随便在楼顶上就可以建站,覆盖上万月话费过百的城市人,而一个工人蹬个自行车就可以维护10个站。而山区得花百万建铁塔,极偏远山区还得使用VSAT卫星通信接入,然后只能覆盖一个村,村民月话费不到20。

 

电信“村村通”工程已经到尾声了,三大运营商当然是贴钱干的,不干行不行?不干当然不行,老总会被立马端掉。那钱从哪里来呢?羊毛出在羊身上,运营商从北上广等大城市收取远远高于成本的资费,拿出一部分来贴补农村。北上广的电信资费比香港高,这就是重要原因。

 

“村村通”政策造就了全球第一的大国电信覆盖率,到处都有手机信号,你在人均GDP很低的国度,享受了比发达国家还便利的电信服务,这可不是吹牛,这是事实。

 

偏远贫困人口的电信权被联合国认定为人权,中国电信业的“村村通”是国际电信联盟第CA/42STGkg号文件所倡导的“向农村和边远山区提供电信服务”理念的具体落实,中国在这方面是个人权大亮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