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司新闻
COMPANY NEWS
如果那块金黄不是金黄
发布日期 : 2018-04-11编辑 : 摩臣平台 浏览次数 :

如果那块金黄不是金黄

不被岁月淹没的记忆往往都有其一定的意义。

没被淹没反而日益鲜亮的记忆更有其特殊的意义。

刚发生时觉得有趣,后来的一段时间觉得美好,而今,一个甲子已过,却每每感到一种可怕,一种惊心,一种沉重。

那是一块金黄的馍。

那是发生在共和国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末期的事。

那是举国上下家家停炊,人们共吃集体食堂的年代。

我家的门前就是全村人吃饭的集体食堂。说是食堂,也就是在一个普通的农户家里砌几个大的灶台,支几口大锅而已。

记不清是中午还是下午开饭的时候,乡亲们都排着队等着打饭。当时四、五岁的我,独自离开了家人,在队列间好奇地穿梭,不知不觉竟走到了大大的蒸笼前面。哇!热气腾腾的蒸笼里面,有很多很多黄黄的玉米面馍。我高兴地拿了一个小块就走,我听到了周围人们惊奇的声音。当我走到妈妈身边时,一个做饭的大娘也赶来了。可是,她并没有夺走我手里的馍块,而是亲切地抚着我的头,说了句“孩子真亲!”这点,我记得十分清楚,我到现在,似乎还能感到那抚着我头的手的温柔,看到大娘慈爱的脸,当时自己只是满心的得意和高兴。得意的是,没有依靠大人的帮助,自己便获得了想要的食物;高兴的是,自己的行为得到了赞许。

对于一个四、五岁的孩子来说,这无疑是一次重要而又成功的人生经历,便被牢牢烙印于脑海之中,便成了人生有记忆的最早的第一个重要事件。便成了几十年及大半生每每回忆和品味的美好。那一小块黄馍,说是一小块,现在想来,也就一个馍的三分之一吧,便成了我一生中心灵深处珍藏的最珍贵最美好的食品。那金黄的颜色,随着时光的打磨,越来越金光灿灿,熠熠生辉。分明成了一种圣物。我知道,它的早已超出原物几十倍乃至几百倍的金黄,既是因为它来自于一个幼儿独自的成功获取,更是因为它内涵了宽容、温暖、赞许诸多美好的元素。

现在想来,黄馍事件完全可以有另外的结局。

之一,自己小手中的馍块被管理人员抢走,得到的是一个恶狠狠的词,“滚”!这应是最轻的。

之二,馍块被抢走之后,小脸又挨了一巴掌,或被推到在地。自己在哭声中被遭受责骂的父母带走。这不是不可能。

为什么如此说呢?因为当时是一个十分饥饿的年代,人们盯着食品的眼光是绿瘆瘆且锋利的,哪里容得别人多吃多拿?还因为,那是一个以家庭出身决定社会地位的年代,根正苗红的贫下中农的孩子那么做,有人或许敢怒而不敢言。而当时一点优越性也没有的我,哪能如此造次?可庆幸的是,懵懂无知中造次了的自己,却没有因此而遭受侮辱,这实在是万分难得的。后来想,那个抚着我头夸我的大娘,当初很有可能是追过来夺馍的,只是一个善良之人的本性瞬间改变了她的主意,要么她追出来做什么?如果不是这个善良而慈悲的大娘,换成别人,就完全不会是这样了。而这样的事也仅仅一次,之后,父母肯定是给了我无数告诫的,只是记不得了。

而今害怕什么呢?如果,如果当初是另外的结果,馍块被夺,又被责骂,那会在自己幼小的心灵中留下什么东西?那会对而后自己人生观世界观的形成起到什么作用?

或许会忘记了那件事,这是最好的或许。如果不是这个或许,我还会如此一直爱着我的家乡,爱着我的乡亲吗?我还会一直以宽容、友善的态度待人处世吗?我的心田还会一直阳光和温暖吗?或者依然如此,但是,我不得不说,这种可能性很小。如果此时的我成了一个冷酷而骄横的人,成了一个仇视社会,草芥他人的人,谁将会为我悲哀的人生买单?这一切难道都要我一个人承担吗?后来,每每看到一些犯罪分子不幸的童年或少年,我总是心情复杂而沉重,谴责他们的同时,也给予一定的同情与怜悯。

善待宽容每一个孩子,特别是要善待宽容少儿。少儿心灵的健康成长特别需要阳光,需要温暖。我一直敬重在我人生之初给我阳光温暖的那个大娘,在她去世后的十多年的今天,我还一直怀念她,她是我生命中的一个贵人。一尊大慈大悲的佛!


编辑:摩臣平台http://hao123d.com